極簡主義意味著全部嗎?

0
48

我正在讀一本由Brian Christian和Tom Griffiths合著的書——《指導生活的算法》。書的內容旨在展示計算機算法是如何在日常生活中發揮重要作用的,例如:在決定租哪間公寓之前需要考慮多少備選項(順便說一下,答案是你計劃去實地參觀的公寓總數的37 %);或者如何快速配對混合在洗衣機裡的襪子。這是一本有趣的、信息量豐富且極具啟發性的書,絕對值得一讀,特別是從事產品設計、行為設計、用戶體驗設計……或是任何類型設計的設計師們。

 

緩存(Caching)

當我讀到“緩存算法”這部分內容的時候,對“可用性”、“設計”以及它們與“極簡化”(Minimization)之間的關聯產生了一系列想法。

簡單來講,“緩存”是指將(超大數量的)事物通過層級結構組織起來,以便我們始終能夠以最小的成本找到所需的信息。舉例來說,這就像是你將最近所學相關的書籍放在書桌上,而將其餘的放在書架上。對於計算機來說,書桌相當於緩存,書架則是內存。

書的第88頁引用了 Laszlo Belady 1966年發表的論文中的一句話,這篇論文被譽為近15年來計算機科學領域最重要的文章之一。

Belady 寫道:

“緩存管理的目的,是將由於在緩存中無法找到所需內容而轉去更慢的內存中進行查找的次數將至最低。”

客觀來講,當談論起極簡化的重要性時,我會想起我們在定義一款產品的可用性時所遇到的一些問題。

 

可用性意味著極簡化嗎?

極簡化本質上與數字有關,而數字本身是客觀的(你如何理解它們完全是另一回事,在這一點上《指導生活的算法》再次變得非常有幫助)。所以,與其籠統地談論產品可用性的問題,也許我們更應該首先對“要簡化哪些東西”進行明確地定義。

由此我開始思考所有那些我們為了最大限度地提高可用性而簡化了的東西:完成一個任務花費的時間,用戶遇到的報錯數量(防錯原理*1),表單字段的數量,完成訂單所需的步驟數等等。然後我列出了以下聯想:

  • 更快(極簡化時間)的頁面轉化率更高。
  • 留白(極簡化內容密度)感覺更好。
  • 少即是多(極簡化任何事都更好)。
  • 為什麼斯堪的納維亞人更快樂而日本人活得更久(極簡主義的生活和飲食)。
  • 做到簡單(極簡的概念、想法、產品等)是困難的,因為它非常有價值。
  • 極簡化認知負荷對產品的可用性至關重要。
  • 極簡主義是包豪斯成功的一個重要因素。
  • 語音交互(Siri, Google Now, Alexa 等)在 VR/AR(至少在初期)場景中具有優勢,因為它們的交互成本更低(極簡化成本)

正如你所見,這只是一系列想法的羅列,並沒有經過深思熟慮;不過,我覺得這些想法至少表明了可用性與極簡化的深度交織。

 

設計就是做到極簡化嗎?並不是。

為什麼呢?因為設計是可以解決問題的,而極簡主義並不總能解決手頭的問題。

證據1:當事物的耗時比我們預期的要短時,反而會導致我們失去對它的信任或者降低感知到的價值。比如這條 Hacker News 的新聞 *2以及引發了這條新聞的 Dan Ariely 的視頻 *3。

證據2:要求同時留下姓名和郵箱地址比只要求留郵箱地址的轉化率更高。 (我找不到在哪裡讀到這一點了,也許是Nick Kolenda 或者 CXL 博客。)原因是什麼?這背後最主要的驅動力就是 Cialdini提出的一致性原則*4。輸入自己的名字是最簡單的任務,所以這不算什麼。相比於僅需填寫郵箱,我們在先輸入名字之後,會在不經意間更有動力去輸入郵箱,進而完成轉化。

綜上,我關於可用性、極簡主義和設計的觀點是:

極簡主義是提升可用性的關鍵。然而,對於“設計”——這一我們稱之為偉大的、複雜的、時而令人恐慌但又充滿樂趣的事物,可用性僅僅是其諸多組成要素之一。

 

frankbite-關注UI設計/前端/網頁,如果您喜歡我們的文章,歡迎 Follow 我們的 Facebook 專頁,我們將為您提供最新、最實用的資訊!

%e6%9c%aa%e5%91%bd%e5%90%8d-1_03

 

英文原文:https://uxdesign.cc/is-minimalism-everything-bbdbfe8dac15,作者:Akar Sumse